是时候抛弃偏见了:也谈王者荣耀登录NS

2019月14日的任天堂直面之所以让玩家期待,主要基于三个理由:首先,NS自今年发售以来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势头,虽有“献祭”WiiU这个略微血腥的背景(主吹的三款游戏《荒野之息》是WiiU绝唱,《马车DX》是WiiU移植,《喷射乌贼2》靠着初代内容支撑处于稳步升级完善中),但《马里奥奥德赛》和《异度之刃2》两部神作一出,NS的第一年绝对算得上是风调雨顺。在这样的利好形势下,支持者们自然忍不住产生更多想法。《奥德赛》的发售日已经超过了评选截至时间,也就是说可以直接去领明年的年度最佳其次,神谷英树这厮在发布会之前这段时间里“拼命”暗示《猎天使魔女》和《勇者101》在NS平台推出的可能性,单纯如玩家自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最后则是从E3展到科隆游戏展,《马里奥奥德赛》和《异度之刃2》已经放出了不少信息,直面会需要新的爆点。但是谁也没想到,或者更客观地说,是外国玩家没有太大所谓,但是却让我们没想到的是:《王者荣耀》登录NS了(实际登陆的是海外版,名为《Arena of Valor》,根据国内玩家习惯下文皆使用《王者荣耀》这个名字)。直面会上的“核弹”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为了卖NS任天堂管不了这么多了《王者荣耀》登录NS的消息之所以称得上“核弹级别”,一来在于任天堂长时间精益求精的自我要求和企鹅社长时间野蛮收割的经营理念之间存在巨大反差;二来NS纵然火爆,但是以《王者荣耀》的体量和企鹅社的胃口,似乎没必要执行如此登录计划;第三则是那些吹完了《荒野之息》、下个月就开始狂玩《奥德赛》的玩家,尤其是那些在任天堂主机上玩惯了第一方佳作,对第三方游戏标准甚高的“任饭”们,要《王者荣耀》干什么?上述这些任天堂自己心里当然有数儿,但是自从新任舵主君岛达己临危受命以来,任天堂就像马里奥吃了蘑菇一样迅速发生着变化:多年来置若罔闻的官方中文游戏开始回击“无中言屌”的嘲讽;尽快推出玩家想要的重磅游戏(NS明年即可完成宝可梦、马里奥、塞尔达三巨头会师,沉默多年的《银河战士》也将重装上阵);强化手游市场的业务;生产更多衍生周边。总之就是不仅要对自身实力有所证明,还要努力拿回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盛世,基本上还是如你所愿吧?然而这在如今激烈的竞争中谈何容易,并不成功的WiiU给任天堂同时留下了为数不多的宝贵遗产和不容有失的巨大压力。遗产终将以NS版的形式再度复活,而压力也会始终伴随NS的成长过程。尤其是压力,要知道主机战争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连输两场还能留在战场上的先例,这个定律强迫NS必须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完成自己的使命,出现在此次直面会上的《王者荣耀》发出了这样一个信号:任天堂拼了。WiiU与NS在首发第一年的软件对比,能看出NS从一开始就拿出了背水一战的决心所以《王者荣耀》这种风评不佳、用户群体庞大的游戏也得到了任天堂的许可,即便登陆NS的只是海外版,但是凭借这款游戏在中国主流社会层面的高认知度,发布会之后全国玩家关于“抄袭可耻,还我天堂”V.S“玩个NS你尊贵个屁”的论战如期开始。“王者荣耀switch”还出现在了直面会当天的微博热搜上,任天堂也算是借助《王者荣耀》居高不下的热度,在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市场向社会大众普及了一波NS。不仅如此,发布会当天笔者朋友圈里的游戏商家们,一群平时除了拿现货刷屏就是拿预售刷屏的奸商,也都破天荒转载了各大媒体对《王者荣耀》登录NS的报道,希望借此让手里的NS主机更加好卖。在国内很少有人真的为了玩海外版《王者荣耀》而购买NS,但是能玩《王者荣耀》这件事情本身却能帮助商家拉近普通消费者与这台主机之间的距离。所以客观上看,纵使《王者荣耀》与《勇士竞技场》存在设定上的区别(没有那些国人家喻户晓的名字),NS在国内的联网质量和平台环境要想让手机端一键登录的“农药”用户们转移平台也是不可能的事情,NS版面向的主要群体也是欧美玩家。但任天堂依然达到了扩充游戏阵容、增加主机潜在消费者的目的,最终结果还是导向卖掉更多主机这个根本诉求。直面会上的第二颗“核弹”,为了今年的业绩马大叔毅然露奶,玩家岂有不硬之理?“中产阶级”与独立游戏——NS第三方游戏的短板与收获然而形势一片大好的NS依然存在不确定因素,那就是第三方软件阵容。任天堂家用第三方游戏阵容薄弱的问题始于N64主机时期,随后的NGC主机未见好转。Wii时代第三方软件数量上虽然实现爆发,但大量低成本垃圾游戏狂蹭体感热度,粗制滥造的程度简直可以让雅达利从棺材里爬出来再战十年。之后的WiiU和现在NS虽然选择的“异质”方向不同,但是独立规格(NS因为卡带成本与容量挂钩,所以大容量游戏要比同款PS4版本更贵)和相对较弱的机能却成为了强加给第三方厂商的限制条件。这次的直面会上Bethesda把光打雷不下雨的架势做到了极致,在《上古转轴5:天际》的基础上,又把《DOOM》和《德军总部2:新希望》许诺给了2018年;《生化危机》不论平台继续疯狂繁衍;SE的《八方旅人》虽然主打2D-HD,但谁都看得出来这货和3DS游戏只差在分辨率上面(虽然我本人蛮喜欢的)。而本月的《FIFA18》和《NBA2K18》还需要厂商用各自的方式弥补NS硬件的不足,顺便祈祷玩家最好是喜欢携带模式多一些。要是今年《FIFA18》反响好,预计明年《实况足球》也会加入进来NS持续火爆的过程中,几乎每一个游戏制作人都要面对媒体和玩家关于“大哥,啥时候在NS上面来一发”的问题,他们给出的回答也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毕竟NS是一个发售前并不太被看好、发售之后却卖爆的主机。NS目前软件阵容里最大的短板,也是它最应该去努力争取的,就是业界的“中产阶级”势力。《荒野大镖客2》、《圣歌》这种超大规模,需要动用部分未来机能才可完美运行的“大资产阶级”游戏基本上已经和NS自动划清界限了,NS玩家的诉求也不在于此。但是以今年引领话题的三款游戏《女神异闻录5》、《仁王》、《尼尔:自动人形》为代表,这是NS最需要的一类第三方游戏。它们自带高话题高人气,目标群体涵盖青少年到核心玩家,更重要的是无需变态机能支撑(当然容量的问题他们还要想想具体的办法),类似的游戏还有《黑魂3》、《生化危机7》等等。按照业界传统思维,往后这类游戏能否第一时间“顺理成章”登录NS(而不是像《DQ11》这样等到凉了才来),将成为评判NS第三方游戏阵容的重要标准。“为这一款游戏买NS也值了!”话是没错,但实际上说这话的人自己往往不买但是除了“把大作拿在手里玩”,很多人一开始都轻视了掌机模式与独立游戏之间的高匹配度,可恰恰是在这上面,NS和独立游戏双双找到了新的突破口。如今的独立游戏制作已经告别了早期鱼龙混杂的时代,客观上为任天堂的审核省去了不少麻烦,很多玩家耳熟能详的名字如《以撒》、《星露谷物语》、《铲子骑士》、《超级食肉男孩》等独立游戏都在NS上继续发光发热;《神奇男孩龙之陷阱》和《Forma.8》的制作人最近分别公开表示其游戏的NS版销量大于其他平台总和(而且NS版的价格并不比其他平台便宜),它们之中一些更加杰出的代表甚至还得到了发行实体版的光荣待遇,这在WiiU时代是不可想象的。独立游戏移植速度快,销售方式灵活,机能要求相对低,适合掌机式便携玩法,恰好和任天堂第一方的大作形成了一头一尾的呼应,填补了玩家的游戏空档。《王者荣耀》就是在这个基础上添加了大厂商背景,联网多人游戏的特点让它可以选择免费的方式进行推广,即增加了NS的外来战力,自身也能深入摸索实体按键输入式手游在进行移植时的相关技术。不排除腾讯今后在NS上一边负责移植工作,一边代理发行更多手机游戏的可能。“NS单平台销量超其他平台总和”,一般说这话的直接归为5毛引战帖王V.S王——“贵族”与“暴发户”任天堂和腾讯,是游戏产业创造性和工业化的两端,鄙视链与被鄙视链的两极,传统市场的王者与新兴市场的王者。在王者荣耀登录NS背后,是原本迥异的游戏经营理念(任天堂信奉“认真做游戏”,企鹅坚持“没钱玩NMB”)和天壤之别的游戏开发水平(《马里奥奥德赛》的想象力几乎达到无法描述的高度,《王者荣耀》却像抄袭而来的作业)在尝试着从对抗到融合。任天堂用爱的力量去打动消费者,而不是“老子充个398干死你”原本双方的对抗因为能力和资源的不对等完全是单方面的碾压,任天堂的能力就不用说了,企鹅则是凭借在中国市场的强大影响力和用户数量,可以用最低的用户获取成本推广任何一款自己想要推广的产品。这就造成了两者的爱好者群体(我们很多人客观上是腾讯产品的用户,但不是其爱好者,而任天堂的用户大多是任天堂的爱好者)几乎没有什么重合之处,游戏的移植本应是两家公司的合作,但在玩家看来却成了一种最尖锐的对抗。在企鹅社游刃有余的游戏市场中,占据主流的还是《王者荣耀》这类游戏当玩家眼中的暴力抄袭和《王者荣耀》的游戏售卖方式(本体免费,皮肤和人物选择性付费)出现在NS这样一台主机上时,起码表示任天堂对这种方式的许可,至于抄袭的问题,那是抄袭者与被抄袭者之间的事情。既然现在的结果是这样,那么任天堂就自然可以按照双方的协议拿到自己理应拿到的收益。这里面并不存在玩家义气式的“聪哥要是还活着绝对不会拿腾讯的钱”,反而是君岛达己会利用这个与地球上收益最高的游戏公司合作的机会,学习将游戏卖出更多利润的方法,为传统游戏在精益求精的制作以外,安装上运营推广的加速器,或者为吸引更多知名手游加入NS平台积累宝贵经验。假如NS的《王者荣耀》失败(比如没有达到公司的预期目标,毕竟我们外人也知道腾讯的目标是很严格的),任天堂失去的也无非就是一个移植版手游罢了。融合的最理想结果,就是NS的硬件特性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和手机相比,NS虽然存在联网功能上的劣势,但除了实体按键和大屏幕对游戏效果的强化,NS本身还有硬件升级的空间。再往远一点看,下一代主机或者掌机如果硬件上能够和手游完成无缝兼容,那么无论对于掌机还是手游来说,都可以得到一次重新定义自己的机会。以前的任天堂就像是远古守护者,强悍而古板MOBA类型游戏的主机魔咒继FPS和RTS之后,MOBA(或称DOTA-like)成为了又一个被认为在主机上难以推广的王道游戏类型。FPS经过厂商对操作方式的不断测试改良,并借助手柄生产工艺提升后扳机键与震动功能,已经基本可以满足绝大部分玩家的游戏体验(电竞层面的话和键鼠肯定还是没得比)。而RTS因为受众市场和游戏题材较为有限,已经被大多数厂商所抛弃。除了瞄准方式,《喷射》还用近战武器拓宽了玩家选择的空间与《守望先锋》同期推出的《天生战狂》,因为游戏价格低于蓝光塑料盘盒而被玩家当成了一个玩笑;曾得到国行版PS4赏识的《九阳神功》在“国行主机”与“武侠MOBA”双剑合璧的情况下也依然呈有去无回之势。即便是《守望先锋》这样的现象级游戏,玩家也一边倒地选择了PC平台,在这种背景下登录NS的《王者荣耀》,到底是逆天改命,还是自生自灭呢?生不逢时并非该游戏暴死的唯一原因除了“抄袭”的原罪论,《王者荣耀》之所以被一些玩家认为“弱智”,也跟游戏相对简单粗暴的内容和较低技术含量的操作有关,这是该游戏为了支持大多数人在移动端操作的要求而必须采用的设计。基于这样因地制宜的改动,《王者荣耀》在中国市场将MOBA这个PC平台上正变得越来越核心向的游戏类型重新开辟出了一块“蓝海”。如今在NS上,《王者荣耀》还没有同类型的竞争对手,所以客观上可以接收所有想在这个平台上尝试MOBA游戏的玩家。和《天生战狂》或者《九阳神功》等为了适应主机平台而在操作和玩法上想尽办法的游戏不同,《王者荣耀》不会对游戏做什么改动,只要拿掉UI界面的虚拟按键,然后将手机手柄式的操作设置为默认操作就可以了,制作组真正能做的东西其实很有限。对于腾讯来说,与其千改万改迎合老玩家的需求与感受,还不如像当初《王者荣耀》那样直接拉新人入坑,这样一来即没有将移动端用户(无论本土还是海外)搬运到NS平台的必要,更谈不上和PC端抢生意。玩笑归玩笑,但我们应该更客观地看待这场强强联合在主机端已经基本拒绝了MOBA之后,NS的便携特性给了腾讯试一试的勇气。如果效果理想,NS的销量也继续保持良好势头的话,不排除接下来《英雄联盟》或者腾讯旗下其他游戏(比如《皇室战争》)出现在NS上的可能性。而对于NS,则是又多了一个区别于另外两家竞争对手的游戏类型。总之对于腾讯和任天堂来说,“MOBA不适合主机”是一场完全承受得起的博弈,他们只不过是用现成的资源在赌一把而已。因为一款游戏登录自己拥有的主机平台而感到痛苦,玩了多年游戏这还是头一回。其实玩家们大可不必将此事上纲上线,游戏是游戏,生意是生意,任天堂和腾讯都分得很清楚。作为玩家,咱们又何必呢?